【熊野古道 | 中邊路•押印帳6-13】超完全踏破挑戰!②:高原熊野神社、大門王子、十丈王子、大坂本王子、牛馬童子、近露王子、繼櫻王子、秀衡櫻

by 大頭叔叔

熊野古道「中邊路超完全踏破②」:紀錄押印本編號6-13的「高原熊野神社」、「大門王子」、「十丈王子」、「大坂本王子」、「牛馬童子」、「近露王子」、「継桜王子(繼櫻王子)」、「秀衡桜(秀衡櫻)」

【中邊路】押印帳No.06│〔高原熊野神社〕

走到這裡,藍色「高原熊野神社」說明板,右折往內走進去。

「高原熊野神社」,為高原地區的地方神,也被稱為「高原王子權現」。「高原熊野神社」不屬於熊野九十九王子,是一座有著古道歷史、有牌匾的神社。至1403年(應永10年),又稱供奉佛祖的地方。

社殿的春日造檜皮屋頂,是1532年重建的,被認為沿著中邊路最古老的神社建築。

高原熊野神社押印所,現在安置於這小房間一進門左角落,而桌上是神社自有的紀念章。

押印蓋章,圖案為神社的社殿建築。

【中邊路】押印帳No.07│〔大門王子〕

「大門王子」,熊野九十九王子之一,位在高原集落往十丈峠的山路上,因為附近曾經有一座熊野本宮的大鳥居而得名。

根據描述,這位王子並沒有出現在中世紀的紀錄中。據說鳥居附近供奉王子神社,後來被稱呼為「大門王子」。

在江戶時代中期,神社已經不再存在,而是建造了綠泥石片岩紀念碑。

大門王子押印所,就在說明板與主殿間。

押印蓋章,圖案為「大門王子綠泥石片岩紀念碑」的意境。

【中邊路】押印帳No.08│〔十丈王子〕

這王子在十丈峠的杉林中,自江戶時代起被稱為「十丈王子」。但在平安、鎌倉時代的日記,地名是「重點」,王子社名被寫為「重點王子」。

在江戶時代,此地區有幾家茶屋。中世紀的日記表明,這裡是熊野朝聖參拜路的午餐地點。明治時代曾被供奉為王子神社,現在則供奉於下川地區春日神社。

這是建在十丈峠的「十丈王子」石碑。

十丈王子押印所

押印蓋章,圖案彷彿為十丈峠上的茶館造景。

【中邊路】押印帳No.09│〔大坂本王子〕

根據說明描述,王子社名因位於大阪(逢坂峠)山麓而得名。在江戶時代被寫為「大坂王子」、「相坂王子」。

「大坂本王子跡」,有一座鎌倉時代(1192-1333)後期製作的笠塔婆(照片中央)。相傳,中边路沿線每一町(長約109米)曾建有300町石,被稱為「熊野三百町石」。這笠塔婆就是其中之一,在滝尻王子、大門王子等地還存在類似的笠塔婆。

相傳1798年(寬政10年)左右有一座小神社,現在只剩下一塊部分失落的石碑。

大坂本王子押印所

押印蓋章,圖案實在看不出所以然。

【中邊路】押印帳No.10│〔牛馬童子〕

在箸折峠,路標﹕牛馬童子像右折方向50m、近露王子0.5km、大坂本王子1.6km。

路旁歌碑

由此路標處,續爬上小丘。

「牛馬童子」是弁財天十六童子之一,動物愛護神。這座牛「馬童子像」高50cm,小巧可愛,現已成中边路的象徵性指標。「牛馬童子像」據說是花山天皇遊歷時的雕像,穿著僧袍騎著牛和馬,明治時代製作。

與「牛馬童子像」並排的道者像,被稱為「役行者」。其後方,立有地藏菩薩和不動明王的雕像。

花山天皇(968-1008)因藤原氏的陰謀,失去皇位而出家,在失意的心境中離開京都來到熊野。在這峠(山口),當他試圖折斷日本百合的莖來吃飯時,他看到莖上滴著露水,天皇想知道:「是血?還是露水?」從那時起,山麓的村莊被稱為「近露」,此峠被叫做「箸折峠」。

(箸﹕日語意指筷子)

牛馬童子押印所

押印蓋章,圖案有牛、有馬、也有童子,很容易得知其意思。

【中邊路】押印帳No.11│〔近露王子〕

「近露王子」供奉在熊野朝聖者的熱門驛站近露裡,被認為僅次於五体王子的重要王子。

「近露王子」也被當作誕生之神供奉,王子神社是最早出現的王子之一。

「近露王子之跡」的王子碑

近露王子押印所,在王子碑文字說明板旁。

押印蓋章,圖顯示「近露王子之跡」的王子碑。

【中邊路】押印帳No.12│〔継桜王子〕(繼櫻王子)

「継桜王子」,是熊野古道供奉九十九王子之一。境內石階兩旁種滿了樹齡超過800年巨大杉樹,8顆杉樹的枝條全部向南延伸,看起來指向並且遙拜熊野那智大社,因此也被稱作「野中一方杉」。   (日語「一方」意思是單側、單方向,而「野中」是當地名)

「継桜王子」這名字,來自「秀衡桜」的傳說。在江戶時代,又稱為「若一王子權現」,成為野中地區的守護神。

「継桜王子」說明板

「繼櫻王子」前的懸崖下,沿著311國道舊道湧出的水,被稱為「野中清水」。

至今,仍被用作簡單供水的水源,以及當地人民寶貴的飲用水和日常用水。在野中的民宿住一晚,就是用了此水源的水。

継桜王子押印所,在鳥居與石階的西側。

押印蓋章,圖案主要為王子社的石階與鳥居的情境。

【中邊路】押印帳No.13│〔秀衡桜〕(秀衡櫻)

相傳平安時代(801-1191)後期,奥州豪族藤原秀衡為了祈求留在滝尻石屋裡的孩子平安,於是親手將那裡的櫻花樹折起來傳承到另一櫻樹上。現在的櫻花樹,已經種植第五代了。

此處,也是中邊路34路標的位置。

和歌山県朝日夕陽百選之一,野中(熊野古道)的石標。

秀衡桜押印所

押印蓋章,圖案表現出秀衡桜折枝傳承的祈福心境意含。

You may also like